业余选手的明星路

作者:来源:威尼斯主页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0日点击数:101

 

董广东,一名来自汉高祖刘邦故里的小伙,20119月拥有了常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信息工程系的一个学号,专业:软件技术;然而,借道信息工程系设立的课外学习中心,他利用业余时间玩起了计算机网络专业的玩意儿。2012年年底,领衔组队参加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省教育厅联合举办的“天翼杯”江苏省首届信息安全竞赛,作为业余选手与网络公司专业选手同台竞技获得一等奖,一夜之间成了同学眼中的明星。在很多酷爱网络技术的师兄师弟眼中,只要再给董广东配上一匹白马,戴上一副墨镜,俨然就是计算机网络世界的“佐罗”。

.“后门”,从系主任一直开到党委书记那里

自从董广东等三人获奖,大量网络公司便主动找上门来要人,一拨拨的人拉着系主任、系总支书记的手“我们先吃顿饭聊聊……”有人干脆直接找到了党委书记:“不管他们有没有毕业能不能拿到文凭,只要他们同意,你们威尼斯头头批准,现在就可以跟我们走!”——这一系列情节,听起来简直有些夸张。

再回到201211月的那场大赛。常州轻院信息系派出由董广东、赵赫、束旋三名同学组成的团队,参加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省教育厅联合举办的“天翼杯”江苏省首届信息安全竞赛。全省共有103个网络信息安全的团队参加比赛,队伍分成两组:一组是专业组,成员为省内知名的网络安全公司人员;另一组是业余组,成员为省内高校(如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理工大学、江苏大学等高校)大学生团队以及社会人员组成的团队。

常州轻院队竟然顺利地通过了预赛(局域网理论知识)和复赛(虚拟网络环境攻防),以业余组第三名的成绩,与东南大学、江苏大学等大学的赛手们一起跻身决赛的豪强之列,这让他们的指导老师殷玉明喜出望外——毕竟,三人仅仅是高职院的大二学生,又是业余选手。

.论剑石头城

南京,古名石头城,诸葛亮感叹“钟山龙蟠、石头虎踞”之地。1118,石头城内北风潇潇,业余组的六支队伍与专业组的三支队伍在此会师决赛——决赛阶段已经没有业余和专业的区别,九队共战强者胜!决赛规格高,参赛团队实力强,国家工业与信息化部信息安全协调司司长赵泽良、江苏省政府副秘书长王志忠等省市领导莅临现场指导,并在场外观看比赛实况直播。

如果说初赛和复赛是各自为战的“孤岛作战”的话,那么真实信息系统及网络环境的决赛,可就是相互攻防的“抢滩登陆战”了。比赛说起来很简单:有个“宝贝”被藏在了由七道防线层层阻隔的“城墙“之内,在规定的五个小时之内,九支队伍中谁攻进的关隘最多,谁便夺标。

选手们除了“过五关”外,还要“斩六将”,也就是说,他们不仅要攻城拔寨,更要将对手拒之门墙之外。如同金庸笔下修习绝世武功“乾坤大挪移”一般,每攻克一城,参赛队伍就要赶紧修复加固已被攻破的“城墙”,以防外敌侵入。

决赛甫一开始,九支队伍齐刷刷地攻进了“围城”第一关——果然是“长缨在手”,不怕缚不住“苍龙”。比赛进行到20分钟左右,常州瑞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专业代表队一马当先,他们竟然连越两道防线,进入第三关,并在“入关”之后,迅速加固了第三关的“城墙”。其余八支队伍卯足了劲,奋力直追。

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受困于第一关的八支代表队中,先后有四支队伍攻破第二关的防线。这时,仍然受困第一关的常州轻院的年轻战士们压力倍增。身为团队核心和主攻手的董广东急中生智,他先交代身旁的束、赵二战友继续对第二层防线发起攻击,自己则尝试在第二层和第三层“高墙”之间,制作了一个“跳板”。他做到了!通过一个完美的“鱼跃”,直接完成了从第一关到第三关的跨越。这让场外观看“现场直播”的领导老师们都大吃一惊。这时其他七支队伍也已攻进了第二关,并正在对第三关发起炮火猛烈的攻击。常州轻院和常州瑞新两支劲旅,在做第三关的防御之外,彼此也发动了对攻,一时间九雄混斗,硝烟弥漫。

混战之际,常州轻院队突然从第三层高楼一摔而下,掉到了第一层,也就是掉到了所有对手的后面,这让场外观看直播的观众大跌眼镜。这当然是竞争对手的猛烈攻击所致。正当同伴焦急之际,董广东突然想起之前微软发布的一个漏洞,借助那个漏洞,他成功地使得整个系统蓝屏,也就是瘫痪,这一招,让所有参赛队伍从第三层的这台服务器摔了下去。

三人抓住这一良机,迅速杀回第三层,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破第四道防线,第一个进入“乾坤大挪移”的第四层境界——此时面前风光一片!之后,他们迅速对第四层的防线进行了加固。比赛最后时刻,常州瑞新久经沙场的老将们,也顺利攻进第四层。铃声响起,计时器指针定格在了五小时的那一刹那。

常州轻院代表队和常州瑞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表队双占鳌头——而常州轻院队仅仅是个业余队。

一等奖荣誉证书及2万元奖金,从国家工业与信息化部信息安全协调司司长赵泽良手上传至董广东他们手中。

走出赛场,冬日的风飕飕地吹——这起自三国石头城的风。

.从游戏男到技术男

董广东是位健谈、精明、随和的小伙子。初中阶段,他是个“学霸”,对数理化尤其喜欢,获得过徐州市金钥匙科学知识竞赛的二等奖。初三之前,他的成绩从来都不会掉出年级前三。初三时,他迷上了上网打游戏,于是就嚷嚷着让爸妈给买电脑,父母亲拗不过他的软磨硬泡,最后答应了他。

买电脑,干什么呢?他跟爸妈说的是为了上网查资料,为了学习,这是天底下想玩游戏的孩子哄骗爸妈的惯用伎俩。那时他最喜欢的游戏是《跑跑卡丁车》,经常在周末和寒暑假,抱一个键盘闯徐州,到处参加《跑跑卡丁车》的网游比赛,还挣了不少奖金。

当然,他自己也付出了代价。凭着初三第一学期的成绩本可以上徐州最好的高中的他,由于迷恋“驾驶”卡丁车的超级快感,只考上他们的县中。也是因为玩游戏,高考结束了,他没能叩开本科院校的大门。

整天上网的他,在过去的几年里,自觉不自觉地,都在关注一个事——找网站和网络的漏洞。一般人看到电脑弹出的软件升级提醒、电脑漏洞提示时,会按部就班升级软件或修补漏洞,而董广东是个“另类”:第一次遇到这情况便开始思考:为什么软件要升级?为什么不升级就不安全?为什么有漏洞就要下载补丁进行修补?他开始对一些网站进行“安全检测”,他把这些“检测”称为“练手”。高考之后的那个暑假他就经常练手。

后来他拖着行李走进了常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选择了软件技术专业而不是他熟悉的计算机网络专业。当时的想法是软件开发毕竟还是一项技术,而网络谁不会玩呢?事实证明,正是在“谁都会玩”的网络方面上他大放异彩。何况他进入了所在系的课外学习中心。

.借道课外学习中心,他如鱼得水

时光荏苒,眨眼间,大学就开学了。毛头小伙子一边学习自己的专业软件技术,一边继续他的老本行——网络安全与入侵渗透等技术。

2010年,常州轻院借鉴美国大学的经验,要求所有系辟出专门的办公室或教室,配备专门的设备和值班老师(指导老师),成立“课外学习中心”,利用学生课余时间为学生提供学习、生活、心理等多方面的指导帮助,发展学生的兴趣,同时为学生参加各种竞赛提供训练条件。董广东喜出望外:在信息系课外学习中心,价值数百万的设备让好学的同学练手,系里具有敬业精神和精湛技术的老师作指导。大三学生、现任课外学习中心负责人渠洋说:“最难得的是老师们对技术的痴迷和的超级敬业的精神。”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他们几个搞网络信息安全的同学按殷玉明老师的要求,做一个“策略路由”的试验,但是努力了半天,也没能成功,无奈之下,他们又回过头来找到老师,殷老师从中午开始一直在机房测试实验直至深夜,中、晚饭都是学生替他带的,直至晚上十点多,才在家人的催促下下班回家。第二天,问题搞定,师生忘情欢呼。

董广东称,他十分感谢课外学习中心老师们的借书证,因为老师的借书证可以借20本书,借期“逆天”到长达半年。他经常拿着老师的借书证到图书馆借来一大堆书,所以尽管学的不是网络专业,但是却对网络信息安全前沿技术极为熟悉。“吾爱吾师,也爱老师的借书证。”交谈中,董广东冒出了了一句文绉绉的话。

为了“练手”,他也经常通过课外学习中心配备的电脑为威尼斯的网站做免费的“安全检测”,一旦找到漏洞就进去转悠一番。而只要一转悠,就有痕迹留下,网络中心老师第二天就会找他聊天谈心讨论堵漏方案,同时反复告诫他:“网络技术是一把双刃剑,既能惩恶护善,一不小心也会步入歧途。要时时惕厉自己,加强道德自律。”“在学生的网络道德方面,我们信息系的很多老师都是‘婆婆嘴’,必须反复告诫,在不厌其烦的告诫中提高学生的网络道德意识。”信息系主任也这样说。

.仰望信息安全技术的珠穆朗玛峰

董广东很刻苦,但他不愿被别人贴上“学习刻苦”的标签。是什么让他在网络信息安全领域一度成为江苏省业余和专业领域的翘楚呢?因为对网络信息安全的兴趣常人难以望尘。为攻破一个难题,他经常通宵奋战,去年比赛获得的奖金几乎全都用做向同行专家请教的“学费”了。

当被问及有没有想过利用自己的技术赚点钱时,董广东称做这个工作,想赚钱并不难,但有时会打法律的擦边球。他很早就给自己定下了“金科玉律”——不做任何违法和自己认为不正义的事情;当然也想通过自己的正当劳动赚点钱,但他把发展兴趣提高技术看得更为重要。

“我的终极目标是攀上信息安全技术的珠穆朗玛峰!”——这是一个梦,一个关于信息安全技术领域的“佐罗梦”。

 

领奖台上(右二为董广东)

 

中国技工、十八大代表邓建军为董广东等三名获奖同学签名